龙华网 > 

龙华网源稿件库

龙华花滑小将:揭开小小冠军们幕后的生活故事

编辑:陶倩2019-07-30 13:19内容来源:龙华新闻

新闻提要

滑冰已成为周子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起自由玩乐,她更愿意在冰上自由“飞翔”。

距离2019中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深圳站比赛结束,已有好几天了,观澜冰堡冰上训练中心重新开放。代表龙华区参加比赛并获得精英组和大众组冠军的周子珺、郭小鱼和阙舜卿都已回到训练场,投入日复一日的训练中。这一站的冠军,不是一个终点,而是另一个新的起点,在花样滑冰这条道路上,她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周子珺

11岁的生日愿望要完成二周半动作

“对了。”冰上训练中心,周子珺的教练赵颖站得笔直,她看周子珺做腾空二周半的练习,落地平稳,称赞了一句。训练场外一直关注着周子珺动态的妈妈吴女士,低声说:“老师一声‘对了’,她心里肯定高兴坏了。但是她应该也会很紧张,因为不知道下一个动作能不能完成好。”

9点30分进行陆地训练,10点冰上训练。原定11点30分下课,但到了12点20分,赵老师依然没有让周子珺下课的意思。这期间,周子珺一直在练习跳跃,有时跳得好,但更多的时候,会落地时摔跤。

动作没做好,周子珺要迅速滑到赵颖身旁,听老师指导动作要领。

赵颖要求很严,她原是花样滑冰国家队教练,一个多月前接受龙华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的邀请,成为龙华区业余体校花样滑冰队的教练员,重点培养周子珺。

吴女士十分赞赏赵颖的训练方法,“严师出高徒。”她这么说道。

场上,周子珺重复着训练动作,很枯燥,但滑行的脚步却没有停下来;场外,则是妈妈期盼的陪伴。这种陪伴,已经持续5年多的时间了。

5岁那年,邻居带周子珺来到冰场体验滑冰,穿上冰鞋后,她喜欢上了这项运动。最初,吴女士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但没想到,周子珺就这么一路坚持了下来。

自从爱上滑冰,摔跤就成了家常便饭。从最初心疼到如今的习惯,家长和孩子对摔跤这件事,已经看得很淡了。当问及周子珺多年来会不会因为滑冰摔跤而受伤,周子珺的外婆说:“摔跤并不算受伤。”

由于花滑需要每日坚持练习,周子珺多年来,几乎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家、学校和训练场。在学校上完课,周子珺就会直接到冰场训练,三个小时后,母女俩才能回家。临睡前,周子珺还要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

“有时候我觉得她挺不容易的,在这个年龄段,她很少看电视,同学们打游戏她也看不懂。”吴女士说,因为练习花滑,饮食要特别注意,“教练说过,体重不能暴涨,否则会影响训练和比赛效果。”日常饮食的控制,让周子珺看上去比同龄孩子显得小一些。

选择了花滑,注定要比同龄人要付出更多,舍弃更多。但这种付出,是值得的。这些年,周子珺参加过大大小小的花滑比赛,也拿了不少奖项。去年以来,她就拿下了2018深圳市“体彩杯”少年儿童锦标赛花样滑冰比赛儿童女子A组第一名、2018深圳市花样滑冰锦标赛第一名、2018/2019亚洲青少年花样滑冰挑战赛少年中级组第一名、2018中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精英组少年低龄女组第二名以及2019深圳市“体彩杯”少年儿童锦标赛花样滑冰比赛U15女子组自由滑第一名和2019中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深圳站精英组少年低龄女子单人滑第一名等多个好成绩。

今年4月,周子珺通过了花滑专业8级的考试。

拿下深圳站冠军后,曾有人担心周子珺连续几年在花滑各项比赛中夺冠,容易骄傲。对此,周子珺家人说:“周子珺对此次比赛的表现不太满意,她对自己还是有要求的。”

不满意源于二周半这个动作。比赛时,周子珺的二周半表演虽落地时稳住了,但终因动作不到位被降了级。因此即使拿下了组别最高分,也依然没能让她展颜。

事实上,周子珺在二周半技术上的瓶颈,早在去年就存在了。她很努力想要突破,但时隐时现,总有反复。也正因如此,赵颖不断强化她的动作要求,“由于之前练习二周半时方向和力度有所不同,现在要调整,对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需要一个过渡的时间。”赵颖说,起跳发力点很重要,以后的三周跳、四周跳都是以发力点为中心,所以必须得突破。

8月8日,是周子珺11岁的生日。她说,希望能在生日前,真正掌握好二周半的动作。说话间,原本愁眉不展的她已经重新绽放了笑颜,在她的世界里,花样滑冰早已经成为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有沮丧,但收获更多的是滑行的快乐和家人的鼓励、陪伴。比起自由玩乐,她更愿意在冰上绽放,自由“飞翔”。

年仅5岁的郭小鱼父母同是花滑运动员出身,是在花滑的环境中一路长大的。


郭小鱼

3岁上冰盼拿世界冠军

5岁的郭小鱼,在训练场上很好辨认,因为场上多数是比她年长的孩子。在刚刚落幕的2019中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深圳站比赛中,郭小鱼获得了精英组幼儿低龄组的冠军。

大部分爱上花滑的孩子,是因为兴趣,但郭小鱼却是在花滑的环境中一路长大的。因为父母同是花滑运动员出身,且退役后也在执教,所以出生后,郭小鱼经常看着父母带队员训练。耳濡目染下,花滑就这样刻在了郭小鱼的脑海里。

耿玉是郭小鱼的妈妈兼教练。她还很清楚地记得,郭小鱼2岁半时,有朋友送给小鱼一双冰鞋。按理说,2岁半的孩子穿上冰鞋,走路都走不稳,可是小鱼却走得稳稳当当的。

那时起,耿玉与丈夫便决定让小鱼接触花滑。“我们的教育理念比较一致,孩子嘛,一定要选一项体育运动,即便不是花样滑冰。”耿玉说,不过鉴于当时小鱼年龄还太小,她并没有立即让小鱼上冰。

耿玉5岁学滑冰,丈夫是6岁,而郭小鱼却是3岁上冰,4岁正式接受训练。别的孩子上幼儿园,她在训练;别的孩子摔一下,父母赶紧搂着呵护,她天天摔,想哭时,耿玉有时候会严厉地跟她说不许哭。

耿玉对郭小鱼,比对其他学生更严厉,她希望郭小鱼能在现阶段把基础打好。至于摔跤,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她和丈夫也是从小摔到大的。“作为运动员,我们很清楚在冰上摔跤,是轻还是重。有时候有些动作没做好,摔重了,她也哇哇哭,看着我也心疼,但我不能表露出来,只能轻声安慰和鼓励她。”

由于夫妻俩都在冰堡执教,上课的时间往往就是学生们放学的时间,如果把小鱼送去幼儿园,一来放学没人照顾,二来可能还耽误小鱼的训练。最终,耿玉夫妻决定不把小鱼送去幼儿园,天天带到冰场,夫妻俩一边上班,一边指导小鱼训练。

一周6天,一天2个小时,这种训练强度,对年仅5岁的郭小鱼来说,还是有点大。常常练着练着,小鱼就想下冰。“训练很枯燥,而且她年龄还小,总想着玩。”耿玉说,小鱼不时会有畏难情绪,这得靠父母不停灌输给她正确的观念。“运动员就是要吃苦的,哪一项运动不辛苦?不枯燥?既然选择了,就得坚持下去。”

对求学者而言,好的成绩是最大的鼓舞动力,郭小鱼也不例外。2016年,郭小鱼第一次参加ISI深圳亚洲公开赛,获得幼儿组第四名;2017年参加ISI深圳亚洲公开赛,获得幼儿组第一名;2018年通过国家等级测试基础级;2019年通过国家等级测试一级;2019年参加全国俱乐部联赛内蒙古站获得精英幼儿低龄组第二名;2019年中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深圳站获得精英幼儿低龄组第一名。

在训练中嚷着不想练的小女娃,此次拿到第一名后对着采访她的记者说,她的目标是花滑世界冠军。

听到小鱼的理想宣言,耿玉欣慰一笑,但她不确定接下来的训练之路,小鱼能否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毕竟坚持,是运动员最重要的品质。

阙舜卿对花滑的认真和坚持,换来台上华丽的绽放。


阙舜卿

练不好老摔都快有心理障碍了

阙舜卿下场后,脱掉了冰鞋,光着脚丫坐在休息区,吃着妈妈拿给她的面包。两个多小时的训练很耗体能,下了场,饥肠辘辘的她赶紧补充点能量。

阙舜卿是个安静的女孩,7岁的她结束了一年级新生的身份,即将成为二年级的学生。练习花滑,纯粹是因为好玩。

“最初我和她都没有很认真地去看待这个花滑运动,只想让她玩玩。”阙舜卿的妈妈跟其他所有妈妈一样,最初只是想着给孩子报个兴趣班,让孩子折腾着玩一下。没想到,这玩着玩着,玩出了一个冠军。

阙舜卿学滑冰有两年了,最初带来冰场,因为年龄小,耐不住冰场的低温,每次上课后回家,她都会感冒。一感冒就得缺课,再上课进度又赶不上,这种情况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由于家人的心态都是“让她玩玩”,所以阙舜卿和妈妈也没太在意究竟能练到什么程度。直到参加了第一个比赛,拿下了两个第二名后,阙舜卿和家人突然意识到,这是一项运动项目,既然喜欢,就得好好练。

因为缺课多,阙舜卿去年下半年才开始练习一周跳,今年2月份正式训练一周半,可刚训练不久,她又病倒了。一个多月后再上冰,阙舜卿的脚法又生疏了。

这次比赛前,家人也盼着阙舜卿能得奖,但没想到她拿下大众组第一名。“她完成了所有的指定动作,包括一周跳、蹲转,每个动作都完成得不错。”阙舜卿的妈妈并不太懂花滑技术上的事,但长时间陪伴练习,多少还是知道花滑的一些名词。

比赛结束后,她依然要天天练习一周半,练不好老摔,都快有心理障碍了。虽然戴着护具,但每次摔到冰上的一瞬,场外的妈妈看在眼里,还是止不住地心疼。“两天前上场时,我问她需不需要戴护具,她说不戴。我有些担心她会摔伤,但没想到她的一周半一下子就成功了。”知道女儿已经顺利度过一周半的考验,妈妈放下了心。

训练中遇到的障碍,不仅仅是难以攻克技术难关,有时候换一双新的冰鞋,都会给滑冰者带来巨大的挑战。由于脚长得快,阙舜卿换了双新冰鞋。正常换鞋,顶多是磨破后跟,花滑运动员换鞋,有个两周的适应期。那两周,阙舜卿每天都摔十几次以上,有一次把膝盖都摔肿了。站在冰面上,阙舜卿不敢动,也不敢起跳,怕一跳又是摔。

家人曾担心阙舜卿能不能坚持练习,但阙舜卿却有一股韧劲,她说她很喜欢滑冰。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喜欢,才能克服对摔跤的恐惧,才能咬着牙坚持,才能换来台上华丽的绽放。

很快,阙舜卿将上三年级、四年级,学业也将繁重,但阙舜卿的妈妈说,时间是可以挤出来的,就冲着阙舜卿如今对花滑的这股认真和坚持,她不会因为学业的问题,让孩子放弃这项运动。

记者 袁春燕/文 陈建华/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