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年轻人收藏的“破烂儿”里,到底有什么

编辑:刘晓宇2024-05-15 11:08内容来源:中国青年报

新闻提要

一支墨水用尽的空笔芯还有什么用?它从前的塑料包装袋呢?在被扔进垃圾桶前,咖啡打包袋里的收据、纸巾和杯套,会不会有另一种归宿?

在社交网络平台,一群年轻人建立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破烂”小组,1万多人精心收集并展示他们的珍宝,自诩“收藏艺术家”。同名话题在另一平台有超过1250万人次的浏览量。

价值不菲的古董文玩,或是根脉深厚的传家宝物,都不属于这些“艺术家”的收藏对象,他们喜欢糖纸、咖啡包装袋、购物发票或用完的香料瓶等。

很难想象这些“废品”承载的价值,除非你走进收藏者的故事。

初高中6年收集1024个笔芯包装袋,是“水番师傅”入组第一帖。根据不同品牌、不同系列,她把1000多个薄薄的塑料袋一个个码好,装进大大的月饼铁盒。

根据这位网友的讲述,她读初中时,县城里新开了一家文具店,一整面玻璃墙,放的全是笔,是县城文具“天花板”。她只买笔芯,“因为其他东西贵”。

她为每一种笔芯袋子拍照,做好名称批注。看到印象深刻的系列,还会写下独属于自己和这个系列的小故事:

“第一次知道‘香榭丽舍’就是通过笔芯袋。”

“这个女孩图片,初中那会儿好流行用类似的图片做QQ头像、装扮QQ空间。”

“‘海派甜心’这款我印象很深……因为和剧中男主角的发型有点像,我被男同学喊‘香菇头’喊了很久……”

生活透过这些“小孔”成像,留在“废品”上,记住泛黄往事。“虽是无生命的物品、是破烂、是垃圾,但它们也是带有情绪记忆的。”

人和物的关系不是新鲜话题。如果我们仅仅把物品当作工具、对象,物品也就可能只有呆滞的使用价值。如果把它嵌入我们的生活系统中来考量,那么物品所包含或被赋予的价值、功能和意义就富于变化且充满活力。

夹在书里的薄荷糖纸已经闻不到淡淡的薄荷香,但能让人闪回到高中时那个昏昏欲睡的下午。撕下来的奶茶标签有点发黄,但触摸那些黑体小字,第一次喝到人生最佳口味时的满足感又隐隐浮现。这些不起眼的小物件中储存了如此多的记忆,它们都曾真实地走进生活,“我们原来这样活过”。

正如青年学者王小伟所写:“我的体会是,一个人的一生,似乎就是他/她用过的、正在使用的和从未使用但业已拥有的东西构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件物品有自己的生命周期,用途随年限的增长而变化。到最后,它将会作为我们个人历史的物理标记,储存着大量不为外人所知的生命信号。

构成人生的不只过去,还有未来。

那些废品、“破烂儿”,也不仅仅只满载历史和记忆,对于未来,它们是锚点一样的存在。

把博物馆、美术馆的海报贴在房间里或者裁成小画,满满贴完一大本笔记本;旅行带回最棒的纪念品是各地的明信片和信封;收集杯套也可以总结出一种杯套美学。不少年轻人把日常的美感和诗意一点点收集起来,藏进自己的“废品堆”。

抵抗这种行为的观念也火过。日本作家山下英子著有《断舍离》,这本书在中国出版后,“断舍离”的生活方式一度流行。在书的开篇,作者写过这样一句话:“放手一个无用之物,就腾出一点空间。处理一件多余之物,就减少一份负担。减少一次浪费,就恢复一分精气神。然后,翻开人生新篇章。”在这种观念下,物,是物欲,是执念,是对我们轻盈人生的阻碍。

倒推二三十年,人们对物品格外珍惜。结婚时搬进家里的“三大件”会成为家人一样的存在。由于物资匮乏,人们格外需要,格外珍惜。

处在工业文明时代,形形色色的物品铺天盖地向我们涌来,“断舍离”是人们对于塞满货架的商品做出的无能为力的消极抵抗。我们期望,不买那些不需要的,舍弃那些无用的,最大程度上切断与物的联系,从而实现身心自由。

年轻的“收藏艺术家”自愿“为物所累”。在物资丰富的当下,他们赋予同质的工业品私人化的特征。看似被消费主义裹挟的行为,恰恰是反消费主义的。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充满喜怒哀乐的真实生活,拥挤温暖的精神世界。

人类学家项飙说,所有宏大的东西都是在具体的过程当中叠加出来的。在不确定的时代,那些“破烂儿”的收藏家们,用日常生活中的小碎片,堆出自我和生活具体的样貌——那是他们宝贵的精神角落。

[编辑:刘晓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