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华新闻

[特区40年•征文]​ 春华秋实的文化记忆

编辑:卢东勃2020-07-29 16:02内容来源:深圳龙华融媒发布

新闻提要

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我与龙华共成长”征文作品选登。

作者:兰浅

闲暇时,静静地回忆,用朴素的语言来描述曾经的生活,这在我感觉是亲切的。往事如烟,在一点点的记忆当中,那些往事仿佛又有了勃勃生气。

自我分析一下,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不太喜欢惹人注目。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呆着,在自我的小天地里快乐知足就可以了。但是,命运往往在不经意间转变着人生轨迹,我好像总是被什么力量推着站到前面去,似乎这一路走下来竟有些许风光了。

记得读师范的时候,刚开始正式学讲普通话,一开口,当然是武汉味儿十足,没有平舌、卷舌、鼻音、边音之分。我加强了普通话的练习。也许身上有一半的北方血统,语音上悟性较好,后来我的普通话吐字清晰,字正腔圆,说得比较标准和流利了。

199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到刚刚创立的龙华有线电视台做了新闻播音员,真是难以想象。人的一生,有许多机遇和挑战。一向腼腆的我,竟被一下子推向电视荧屏,当时我的心里既兴奋又紧张,更是胆怯。毕竟是面对广大的电视观众,要被评头论足,要得到认可。

当年的文艺晚会主持人(本文作者)。

青春就如同一团火,具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什么都敢试一试、闯一闯。凭着这股勇气,几年下来的播音工作还算出色,在当地小有名气。

上世纪90年代初期,龙华作为深圳的边陲小镇,文化氛围十分浓郁,文化建设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当时,全国首家镇级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社、艺术馆等一批文化机构陆续成立,引进了一批文化人才,文化活动开展频繁。93年,举办了“龙华小姐”评选活动,这次评选在当地史无前例,场面撑得比较大。后来也没再举办过,我参加了这次评选活动,被评为十佳之一。

当时,大大小小的文艺演出,都让我去主持。说起来,还真有一桩糗事儿。那是刚开始做节目主持人,没有什么经验,有一次,我风姿绰约地走上舞台准备报幕,不曾想走到台前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没办法,我又退回后台把台词看一遍,再重新走上舞台报幕,尴尬得不得了,引得台下观众一阵善意的哄笑。其实,做新闻播音员或许比做现场主持人要轻松一些,我们的新闻节目是录播,录得不好可以重来,眼前也只有想象中的观众,实际上是对着摄像镜头说话。而现场主持就不同,说错了不能重来,只能自己圆场。台下的观众黑压压一片,舞台上的强光一照,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得脑袋晕晕的。舞台经验比较丰富的同事对我说,不要怕,越怕越紧张越容易出错。后来,主持的次数多了,自然而然老到了许多。

做好新闻播音和主持,真不是件容易的活儿,里面的学问深着呢,不仅形象要端庄大方,亲和力强,口头语言表达能力要强,而且考验着一个人的才智、现场的掌控及应变能力,是一个人的整体形象在大众面前的展演。几年下来,我也算是悟出了些门道,练出了些胆量吧。

再后来,我被调整了工作,到了龙华文体站,先是在龙华电台干了一段时间,后被安排在办公室做文员,除了写公文,还开始接手办《龙华文艺》,从此开启了我全新的工作经历。当时单位领导叫蒋潞红,是个非常成熟、干练的女子,她是学声乐出身,专业很强。待人和善、公正,性格直爽,工作有方有法,考虑问题周全,做事大气,要求严格。原来所有的大型文化体育活动,都由她来张罗,牵头负责落实。当时我们在她的领导下,热情和干劲十足,一些文艺专干把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文体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颇有成绩。比较有影响力的活动,如龙华文化广场落成典礼暨大型文艺晚会、连续几届的国际自行车比赛、龙华运动会开幕式大型团体操表演等等,那时候,我们一队人马常常在一起加班加点,却十分开心。

“闪亮龙华人”创作小组在版画村。

2006年4月,与我而言,又是一个大的转折点。深圳市开展街道区划调整与管理体制创新试点工作,将原宝安区龙华镇分拆为大浪、龙华、民治三个街道。我被分到大浪工作,算年头有14年了。2016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正式设置行政区龙华区,大浪街道归龙华区所辖。这些年,这片土地上的发展变化有目共睹。

值得庆幸的是,我又遇到了一个重视文化工作的领导,第一任大浪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勇,是个大才子,文笔好得不得了,口才也极好,出口成章。在他的领导下,我们创办了一本纯文学杂志《羊台山》,引起了文学界的小小波动。因为,当时还没有一个街道办有此类的刊物,而且是开放型的,立足深圳,面向全国。为了进一步确立办刊的信心,我们在创刊伊始,邀请了部分业界人士对刊物进行评估,得到了广泛认可和肯定。后来,又举办过几次刊物研讨会,使其专业性和影响力更加牢固和深远。李勇是个有文化情怀的人,只要是文化工作,只要是他觉得对全局工作有意义,都大力支持,而且亲力亲为。

《羊台山》2006年10月创刊,为季刊,至今已出刊55期,作为主编,我倾注了大量精力和心力,也是因为这本我喜欢的刊物,这份我喜欢的工作,我一直留在了大浪。我们秉承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办刊宗旨,以高端化、精英化的办刊理念,以著名作家和新锐作家为主要供稿来源,以培育本土文学爱好者为目的,给众多喜爱文学创作的年轻人开拓了创作交流平台。我很珍惜这份工作,觉得坚持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十分难得,也十分感谢历届的大浪领导班子,对这本刊物的不离不弃。同时,我们借助刊物平台的影响力,开展了一系列文学活动。

作者在龙华区作协年会上。

2018年5月31日,龙华区文学艺术界联合成立,我很荣幸地加入其中,分管龙华作协的工作。并参与编辑出版《龙华作家作品精选集》《诗意的飞翔》两本书。说起龙华的文学创作是可圈可点的,主要体现在小说、诗歌和儿童文学三个方面,都有在国内较为活跃的青年作家和诗人代表。最早“打工文学”的发源地也主要分布在宝安和龙华,有非常好的文学氛围和文学基础。目前办的一本刊物《龙华文学》,也正以全新的文学面貌出现。

记得在《羊台山》创办十周年的研讨会上,有专家称,我们应该尊重大浪这个地方,大浪曾经是一片海,能够掀起文学的大浪。我也曾在刊物创刊一周年,借用蔡元培先生治学的“四字诀”——宏、约、深、美——来定位《羊台山》杂志要走的精神之路。“宏”,即有恢宏的气度,磊落的胸怀,兼收百家所长;“约”,有了一定基础之后,集中精力在别具一格上下点功夫;“深”,形成自身特色,不断地创新与进步;“美”,达到一种地方性、民族性、思想性、艺术性的理想境界。可以说,《羊台山》一直在这条精神道路上前进着,始终不渝。

现在,有着客家民俗历史和优秀革命传统的羊台山,已正式改为原来的名字——阳台山。这不影响刊物的办刊宗旨,她将初心不改,坚持一份文学理想,伴随着文学寻梦的岁月,留下一些珍贵的作品和记忆。

作者简介

范明,笔名兰浅,武汉人,1992年来龙华,现为龙华区文联副主席,《羊台山》杂志主编。


[编辑:卢东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