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华视觉PHOTO

首页>龙华视觉

寻访龙华古村落:上围艺术村的“村-城”突围

来源:深圳新闻网 发布日期:2019-01-16 15:42 龙华网字体:T|T | 有人参与评论

深圳新闻网1月1日讯(记者 杨维易 通讯员 何丽平)当古村遇上艺术,便迸发出全新的生命活力。继大水田和鳌湖老村和艺术联姻而名声大噪之后,有着400多年历史的上围老村也开始通过艺术谋求转型之路。虽然都是以艺术之名进行古村活化,但上围老村却选择了一条全然不同的路径。

同是艺术村,上围老村没有照搬鳌湖艺术村的经验。上围艺术村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看重艺术,但不局限纯艺术;重视艺术家资源,更看重艺术家的创富能力以及与市场的对接。在龙华区政府和观湖街道的全力支持下,上围老村引进几十名艺术家和设计师进驻,众多古旧民房在艺术家和设计师手中重获生机。这一全新的艺术突围模式,成为深圳破解“村-城冲围”的生动样本。

古村“围困”之局

上围村的历史可追溯至三四百年前,是客家人聚居的村落。据史料记载,上围村始建于清朝,因钟氏、曾氏祖先率领族人迁入此地,在此开基立村,繁衍生息。之所以取名上围村,与当地的地理位置不无关系。因该村地理位置较为偏僻,三面环山,且位于山脚下,像个盆地,村前有樟坑径河经过,村落位于河流源头,上围村因此得名。

在城市化浪潮的巨大冲击之下,位处偏远之地的上围老村也没有幸免。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村落,渐渐淹没在现代繁华之中,面临重重困境。如今,上围老村仅剩50来栋破落客家老屋和6座碉楼,与村民新砌用于租赁的高楼杂存共处。

尽管有着较为悠久的历史,客家围屋的特色鲜明,但相较于其他更为古朴的旧建筑,上围老村建筑都较为普通,一般难以列入正式的文物、历史建筑等保护名单。而深圳普遍的产权政策,也没给这些老宅的维修留下合法开展的依据。像上围老村这一类的古宅,处于难以维修保护的境地。

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红利,让上围老村的原住民捞到了一大笔财富。上围老村的原居民在富裕之后,或迁往外地或择地另建新房居住,原来的老村许多旧宅被闲置、废弃甚至坍塌,个别租给低收入人群居住。此前,老村内的旧宅多年闲置、废弃甚至坍塌,整个村庄都被垃圾封堵,隐患重重。老村的生态情况更是堪忧。上围老村内外道路和新房在四处疯长,樟坑径河源头水少了,污染也频了,村里明沟系统也因为漏排而散发恶臭。

上围老村的困局,也是深圳其他地方很多老村面临的难题。

艺术“突围”之路

上围村的情况在2016年开始发生变化,观湖街道以此前“大观澜”时期打造鳌湖艺术村的经验,开始构思和打造一个新的艺术村。

通过政府搭台、艺术家唱戏,上围老村在2017年前后陆续引进10多位艺术家和设计师进驻。当年3月,观湖街道连同驻村艺术家发起大型艺术涂鸦活动,一栋栋老房、破房乃至危房在艺术家、设计师手里重获生机和活化,上围老村因此一夜爆红。上围艺术村的蝶变从此拉开了序幕。

此后不久,上围老村获准成为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实践分展场。2017年12月21日,双年展上围老村会分场开展,展览以“村-城突围”为主题,展期40多天,共举办活动论坛数10场,少儿艺术课堂15期,学术论坛讲座8场,还举办了11场工作坊,8场公众活动和3季艺术市集,直接参与活动的市民和各界艺术大咖超过4000人次。借助展览契机,一场“围困”与“突围”的城市故事在这个村落生动展开。

今年5月,观湖街道在上围老村作为重点项目,推行“花城计划”,将上围艺术立体空间、历史、文化相结合,打造全年“开满鲜花”的“主旋律”景观,以大色块、组团式种植开花苗木进行绿化美化等方式,打造多层次、多色彩的景观效果,让艺术村的街巷和各类公共节点成为花的海洋,形成上围特色的生态花海景观,丰富了艺术村文化内涵和底蕴,打造出观湖独特的城市景观名片。

上围艺术村已入驻艺术家35位,设立工作室30多个,从事艺术的范围包括摄影、绘画、雕刻雕塑、红木设计、陶艺、篆刻、铁画、木雕等20余种;艺术展馆包括上围当代艺术馆、多米诺展馆、客家老宅、中国历代熨斗博物馆等。累计开展各类特色文化活动200余场,惠及市民10万余人。上围艺术村被网友誉为“深圳最像丽江的地方”。

在一个高速发展了30多年就面临推倒重建危机的城市,上围艺术村展示出了“村-城突围,相融共生”的一个突破口。

上围的标本意义

上围艺术村的许多艺术家都是在国内诸多艺术村落漂泊过的漂流者。某种程度上讲,艺术村落是他们的接纳者,而他们也是形形色色的艺术村落的缔造者、成就者。然而,当他们越来越深地在上围找到村落的归属感时,在他们心中,“火了艺术村,走了艺术家”的担忧也在困扰着他们。

这像一个魔咒,上围艺术村能逃脱这种宿命吗?

从艺术家入驻开始,观湖街道便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在早期做了大量引导工作,比如在艺术家入驻之时,便指导租赁双方规范租赁合同,艺术家和租户的租期一般高达8年,有效地避免了村民乱涨房租,赶跑艺术家。此外,观湖街道围绕打造“精品样板”的目标,大力开展上围艺术村的雨污分流、河道治理、绿化美化、公共服务等工作。这些工作收效明显,上围艺术村周边环境的改善已经让老村民受益,与老村一路之隔的新建小区房屋租金已在一两年内涨了10%-20%。入驻艺术家与老村民之间的情感交流和文化交流日益加深,这些情感连接,有可能为破解艺术村宿命提供新的路径。

“艺术的桃花源,世界的上围”是上围艺术村的未来定位,梦想实现之前,上围艺术村要破解的问题还有更多,比如政府职责与市场行为的界定问题,比如村民与入驻艺术家的权责划分问题。

不管如何,上围艺术村的探索与实践,对于全国甚至全球超大型城市的文化存留与延续、形态冲突与融合显然都有标本意义。

分享到:
来源:深圳新闻网 编辑:陶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