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新闻

深圳8区竞逐“中心”,看城市“心”路如何演进?

        
        

编辑:陶倩2018-02-08 09:31内容来源:南方+客户端

新闻提要

如果一位外地朋友问你:“深圳市中心在哪?”很多深圳人恐怕都会一时语塞,然后给出一个不同的答案。

带状的城市结构,让深圳天然没有“环”的概念。另一方面,由于近30年来立体化的飞速发展,让这座城市无论经济、人文还是产业的聚集地,也都以“深圳速度”发生着变化与迁移。深圳的城市中心,也逐步由罗湖向西侧的福田、南山、前海推进。

1月15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广东省《关于撤销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的请示》。至此,运行了36年的“二线关”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近2000平方公里的深圳未来将会呈现出怎样的城市格局?又将崛起多少个城市中心?

深圳“心”路演进:从单中心到双中心,再到城市多中心

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全国经济中心……深圳的“心”路历程不断轰动全国甚至世界。追求全国中心地位之外,深圳城市各区域间的发展协同也让不同的城市“中心”呼之欲出。

深圳市市长陈如桂在1月17日召开的深圳市六届人大六次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深圳将全面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系统提升城市品质。

报告透露,深圳将高标准完成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编制,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围绕经济特区、粤港澳大湾区、“一带一路”交通枢纽和全球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等建设,进一步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加强重点片区城市设计,加快特区一体化进程,推动城市更新等。

记者注意到,不久前陆续召开的深圳各区(新区)党代会和两会上,对各自的区域定位有了新的提法和规划,其中有8个区提出了 “中心”概念。

例如,福田区提出要通过“再中心化”,巩固福田作为深圳行政、金融、文化、商贸和国际交往“五大中心”的优势地位; 罗湖提出将打造国际消费中心核心城区、现代服务业集聚基地、粤港澳大湾区核心枢纽南山提出建设世界级创新型滨海中心城区 宝安提出打造产城融合的西部城市中心龙岗与坪山两区均提出要建设深圳东部中心 龙华提出要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中轴新城光明新区在2035-2050年目标中提出打造城市副中心和深圳北部中心的概念

在综合开发研究院(深圳)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看来,对于正在成为全球创新中心城市的深圳来说,多中心化发展是必然趋势。宋丁认为,深圳有望成为全球中心功能城市,分别为财富中心、消费中心、增值中心、交流中心、创新中心和服务中心。在城市功能多样化发展的同时,势必需要不同区域中心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深圳市经济学会副会长邓志旺分析,总的来说,深圳有多个城市中心,它们具有不同的服务功能。深圳是一个多个中心共同提供城市服务功能的城市,这个特点是很明显的。

邓志旺认为,多年来深圳事实上的城市中心的发展“一路向西”,目前形成了福田罗湖中心和前海中心,两者都是中心,但定位有所差别。罗湖和福田具备城市中心的基本功能,是政府所在地,是行政和文化中心。而前海则是肩负着国家使命的试验区。它不是由行政管理框架来定的中心区,它是纯粹、开放、国际化的金融物流贸易经济区,是深圳承担国家使命的一个全国性的经济中心。

在东部,深圳正大力实施东进战略。深圳市实施东进战略行动方案(2016-2020年)指出,这将有利于改变“西强东弱、西密东疏”的不均衡城市格局,破解城市发展的瓶颈难题,实现高端要素扩容;有利于推动东部地区发挥后发优势,促进形成新的城市发展中心,打造未来深圳发展第三极。

除了东进,深圳还提出要西协、南联、北拓、中优。随着特区一体化进程和东进战略等的不断推进,龙岗、宝安、龙华、坪山等原特区外地区快速发展,有望在一些方面形成新的城市中心。2018年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实施“东进、西协、南联、北拓、中优”战略,加大对东部等区域的投资力度,统筹提高各区规划建设和公共服务设施的标准,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协调问题。

“这意味着多个城市中心的形成不仅是为了经济发展,更是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问题的必然选择。”宋丁说。

城市多中心化:不同的中心对深圳形成的支撑价值各异

多中心化,一直是上海、纽约、伦敦等国内外城市的重要发展特点。福田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上述城市纷纷涌现出金融、科技、文化与其他高端服务业并举交融的产业集群,与其多中心化背后多样化的产业发展分不开。

该负责人认为,城市不同区域存在一定程度竞争,有利于创新创业的“综合生态”形成。优质资源永远是稀缺的,而对于城市中心来说,唯有高品质的综合生态环境,才能够吸引创业者、激发创新活力。空间集约、功能复合、产业杂糅,将会为一个区域形成很强的竞争优势。

南方民营科技研究院院长周万雄认为,不同中心城区的功能随着时代的发展可能会发生变化,这本身也是深圳这座城市活力的体现。如福田最开始是行政文化中心,金融行业还未兴起,后来深交所建成后,深圳的金融总部逐渐迁至福田区。

而最早的市中心罗湖区,也在继续发挥着城市中心的功能,东门、蔡屋围等片区的金融行业仍比较发达,罗湖区也慢慢变成消费和商业的中心。再看南山,20世纪90年代,深圳大学和高新技术园聚集在南山,深圳的科技创新中心一直在南山。

邓志旺告诉记者,在粤港澳大湾区等战略不断推进的当下,他非常看好前海中心,认为前海将承担起更高级的现代服务业功能,南山区的商业文化中心与宝安中心区连成一体,将会成为一个大型的起到“全市性”城市功能作用的中心。再远一点的宝安北部,依托大型枢纽机场的综合优势,空港经济区也将成为未来发展的中心。

记者注意到,宝安在党代会报告中提出以大空港新城、国际会展中心为核心,打造产城融合的西部城市中心。宝安将在“滨海宝安、产业名城、活力之区”发展目标的基础上用2-3个五年规划,建成“湾区核心、智创高地、共享家园”,并积极主动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深圳第四轮城市总体规划修编,推动宝安中心区扩容提质打造功能完备的都市核心区。此外,还将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人才集聚高地、创新创业高地、高端制造和智能制造高地。

“深圳的城市中心是由一个单中心向双中心最后向多中心的一个演变过程,实现一个大的格局。”宋丁说,当然这个中心的等级是不一样的,不同的中心承载着不一样的内容,对深圳这座城市产生的价值都将不可替代。

在宋丁看来,“泛中心化”是指利用中心的某一个促进点来带动整个周边地区的发展,它不是无中心的概念。不同的中心具体承担的功能方向和内容是不完全一样的,应该把城市功能剥离开来、分散化,来带动深圳整体的发展。

城市品质能级:新兴中心崛起,老中心更“芯”蝶变

作为一座土地面积不足2000平方公里的超大城市,深圳事实上形成多中心的城市发展格局并非偶然。多城市中心,意味着更高程度的城市化,这考验着政府系统提升城市品质和城市能级的水平。

城市是市民的城市。深圳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努力营造以人为本的城市公共空间,着力打造产城融合、城海交融、人文相映的现代化城市,加强对城市天际线、建筑立面等的规划管理。前海、深圳湾、香蜜湖、大空港、大运新城等被报告形容为“城市新客厅”,将进行高起点规划建设。

报告还提出,深圳将着力加强精细化管理,提升城市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对标国际先进城市,构建权责明晰、服务为先、管理规范、执法严明的城市管理体系,努力让城市更有序、更安全。

资深媒体人贺立立认为,城市多区域中心的形成,意味着深圳各级政府的服务水平和执政能力要达到“中心城区”的水平。在他看来,因为深圳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在发展过程中,区域中心化和边缘化的趋势都可能存在,一个新中心的崛起,从规划落实到产业,首先在商业、经济上有支撑,其次还要具备更高服务水平的行政功能。

龙华区是深圳新近崛起城区的一个鲜明案例。作为深圳的地理中心和城市发展中轴,龙华区党代会报告提出,到2035年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中轴新城。龙华区认为,该区具有国家级高铁枢纽的强大辐射力,又被深圳市委赋予都市核心区的战略定位,为深圳构建大都市圈提供有力支撑。此外,龙华还将梅观创新产业走廊建成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桥头堡,全力打造深圳产业创新主力区。

光明新区则在2035-2050年目标中提出打造城市副中心和深圳北部中心的概念。该区提出,2018年要加快建设质量型创新型智造强区、现代化国际化绿色城区。到2035年成为深圳综合性科学中心、区域发展极和重要的城市副中心。

邓志旺认为,在城市中心的发展中,不仅要注意到新兴中心的崛起,还要看到老城区的发展蝶变,例如福田、罗湖等区通过城市更新等形式,形成新的产业空间,其城区功能及未来产业格局都可能发生新的变化。

以罗湖区为例,通过城市更新,罗湖2017年供应土地27万平方米,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54亿元;新开工项目9个,在建及建成项目44个,全部建成后将新增产业空间400万平方米。大梧桐新兴产业带等规划的提出也为老城区注入了新活力。

福田是目前深圳的中心城区之一和CBD所在地,但是在城市中心西移和多组团发展的趋势下,如何巩固中心城区的地位,成为福田思考的问题。对此,福田提出要防止中心城区“衰老”的问题,并提出要“再中心化、再创业、再提升”,对标国际一流城区,巩固城区核心功能,巩固“五大城区”的优势地位,永葆中心城区的活力和风采。

“无论新老城区,要达到或巩固城市中心的地位,都需要不断的统筹创新发展。”宋丁说,深圳各区域之间针对各自不同的功能定位,进行一定程度的竞合,将促使深圳在更“健康”、更均衡的轨道上发展。(统筹 张东方 记者 张光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