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世界上最难喝的一杯威士忌,我们也帮你找到了

        
        

编辑:陶倩2017-06-21 15:21内容来源:威士忌杂志

新闻提要

WARNING

  若被问到世界上最好喝的威士忌是什么,每位资深的酒鬼或许都有自己的答案。当然也会有抖机灵的,认为最好喝的永远是“下一杯”。

  但若说到世界上最难喝的一杯威士忌,呼声最高的应该就是这一款“Fishky”, 我们给它取了一个中文名,叫做“鱼怪”。

  其一、它与鱼有关:

  这款威士忌于鲱鱼桶(Herring cask)内进行熟成。

  ▲ yes, 就是做罐头的那个鲱鱼 给你一个和善的眼神

  其二、它的风味确实非常“奇怪”:

  Fishky的酒体呈杏黄色、闻香有较为浓郁的树莓、红醋栗及杏仁味道,可说颇为迷人,可是,它的口感却实在过分古怪。

  艾雷岛那种“怪兽”级的重泥煤口味早以世界闻名,而Fishky的可怕则可能只能用“恐龙”来形容。

  入口一股浓浓的“海盐”味夹杂甘草与太妃奶油,强劲刺喉,非常不适。

  而它最让人战栗的一点是,其“盐味”会在饮用之后,长期沉淀在舌苔,萦绕不去。试试想象一下整天口腔里都是咸味!

  ▲ 咸度……大概和这种味道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所以几乎所有尝试过它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找水来清喉,并表示人生真的不想再来第二次,威士忌界的最恐怖“黑暗料理”大抵如此啦。

  资深威士忌达人克里斯 波顿( Chris Bolton)曾经这样评论: “这是我尝过的最糟糕的威士忌。它有一种令人讨厌的油腻感,让人联想起呕吐物及胃酸。”

  ▲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想再去喝点儿水……

  网络上曾经举办过一次“难喝评选”,评选出哪家酒厂酿的威士忌最难喝。

  在这次评选中,Fishky“帮助”布鲁莱迪酒厂(Bruichladdich)于在阿伦(Arran )与埃德拉多尔(Edradour)的“围剿” 中脱颖而出,惭愧“夺魁”。

  哦对了,Fisky的全名是布鲁莱迪“鱼怪”蠢桶(Bruichladdich 'Fishky' Stupid Cask)。

  ▲ 蠢……蠢桶……

  然而,布鲁莱迪却纯粹算作意外背锅,虽然Fishky确实是其酒厂的产品,但很难说它的恶名昭著与布鲁莱迪有很大关系。

  真实的故事其实是这样的:

  2001年,布鲁莱迪将一批普通桶陈使用美国波本桶、二次熟成使用雪利桶的单桶威士忌进行发售。

  而其漂洋过海到达柏林市场之后,几个德国人开始作妖——他们使用罕见的鲱鱼桶(Herring cask)对其进行了第三次熟成,独立装瓶于市场上销售,并冠以“蠢桶”(Stupid Cask)的名字。

  ▲ 鲱鱼桶,看着确实蠢头蠢脑的 Herring cask

  实践证明,这桶确实足够“蠢”!这几个“脑洞太大”的德国人到很有几分自知之明。

  顾名思义,鲱鱼桶(Herring cask)即是用来存储鲱鱼的木桶,其海盐味可见一般,而使用其陈年威士忌,则基本有点异想天开,非常罕见。

  当然,这种行为也并非完全无迹可寻。

  在历史上,也确曾有过苏格兰酒厂使用这种方式进行威士忌熟成,德国人的创意也颇有几分“致敬”的意思。可惜,画虎不成……

  总之,鲱鱼的正确画风是这样的:

  其实,威士忌与鲱鱼味并不是完全那么“违和”,比如这款威姆斯泥煤烟熏鲱鱼单桶苏格兰(Wemyss Peat Smoked Herring Single Cask Scotch)

  这款酒由位于艾雷岛上的波摩酒厂(Bowmore)生产,是威士忌狂热爱好者最喜欢的几家酒厂之一,至今仍保留地板发麦、木制发酵槽等传统生产工艺。

  这瓶泥煤烟熏鲱鱼,单看名字,或许会认为其“重口”无比,然而其实却美味又迷人。

  它酒体呈稻草一般的金黄色,闻起来有油质感,酚类物质占多,松木、柑橘及肉桂甚至带来些许清新气息。它的风味体系更多偏向肉桂味,泥煤烟熏甚至都不明显,难得的平衡。

  调酒师们喜欢使用实验桶来创造特别的威士忌风格,然而,凡事有成功则必然有失败,“车祸”的亦然不少。

  而像Fishky这样,完全破坏本来风格的,则只能送上一句话:

  NO ZUO NO DIE

  不过,对于这款“鱼怪”威士忌,有不少爱好者,表示非常强烈地要来一杯哦!

  港真!有机会的话,你会去啜一口吗。。。。。